雨后阳光

这是我在编导校考时套用最频繁的故事。考完了,写出来给你们看看。主要强调结尾转折,文笔可能不怎么好。你们凑合看,听故事就好…欢迎批评指正。

注:这里面很多伏笔,看你们能不能找出来,可以在评论区告诉我。


 

在法国某个小镇,有一个小有名气的商人维克托。说他小有名气,是因为他少年时便展露出的商业天赋。上学的时候,维克托就喜欢做些小生意;毕业了之后,他又看中了一个濒临停产的纺织厂,用极低的价格买了下来,开始整顿、发展。结果这次,维克托的商业天赋再次显露出来——他只用了三个月就把纺织厂的收入恢复正常,一个“奇迹”就这样诞生了。

随着维克托的有序经营,纺织厂的规模迅速扩大。维克托用他优秀的营销策略让工厂的产品仅花半年时间就行销大半个法国;随着销量增加,产能也逐渐达到上限。于是维克托计划建设一个新的分厂,以确保产能供应。方案一确定,维克托就立刻行动了起来——毕竟增加产能已经迫在眉睫。他开始找地块,贷款,做起各项准备工作,一切似乎顺风顺水。

可老天爷并不会一直照顾这个“天才”。在新厂建设过程中,公司资金链出现断裂,不仅新厂没法建成投产,就连旧厂也被抵押了出去。维克托陷入了一个所有生意人都头疼的困境之中。

迫于生计,维克托只好打零工挣钱维持生活。可是这无法负担他的巨额债务,维克托只好变卖一些家产以偿还债务。维克托在日记里写道:“这大概是我经历过的最黑暗的几天了。”

过了一周,维克托的一位老朋友从另外一个城市来维克托在的镇上办事,顺路来维克托家看望他。结果他一进门,看到维克托家里空空荡荡,赶忙向维克托询问情况。维克托道出事情原委后,这位老朋友当即表示可以帮他,向维克托提供足够买回新厂并建好的无息贷款。维克托深知自己目前的处境,知道现在没法逞英雄,便同意了。

拿到了救命钱,买回了新厂又盖好,维克托开始重操旧业。但是上次的教训让维克托不敢再“凭天分做事”,明显变得比之前更加的稳重和严谨。在商业上,他完全抛弃了法国人生活中的浪漫和感性;留下的只有越来越谨小慎微的性格。他开始对产能、销量和财务情况格外重视;甚至有点神经质。比如,他把每两天一次的财务报帐改成了每天两次:每天中午根据上午的订单量决定下午的产能;每晚再核算全天的财务情况。虽然这种方式很繁琐苛刻,但似乎确有成效——只用了四个月,维克托就把厂子的销量恢复到了旧厂鼎盛时的水平——这又在法国商业界成为了一个小传奇。

半年多的时间里,厂子一直在稳定经营,虽然不算太好,没有什么大订单,但利润也不算少。但维克托总是希望能干票大的——几天之后,“大单”真的降临了。

这是一个阴天的中午,维克托在办公室看着窗外的电闪雷鸣,一边等着财务主管报帐。可距离报帐时间还差十五分钟,财务主管就异常高兴的冲了进来,兴高采烈的对维克托说:厂里接了不少大订单,所有生产线被迫全开,就这样还有订单一直堆到下个月。维克托也非常高兴;终于有大单了。这时一个电话打来,维克托面带笑容的接起电话,可打电话的过程中笑容却渐渐消失。打完电话后,维克托的表情彻底阴翳了下来——如同窗外阴沉的天空。没人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搞不懂为什么厂长收到了这么多订单还不开心——这成为了厂里的一个迷。

在之后的几个月,维克托似乎就没有因为订单增多开心过。由于产能供不应求,维克托只能把旧厂回购回来,又建了第三座纺织厂——可是他似乎并不开心。只有在为数不多的订单减少的日子里,才能看到维克托十分反常的、勉强露出的笑容。

时间过去了一年多,第二年盛夏的一天中午,维克托坐在办公室,欣赏着窗外雨后出现的彩虹。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报帐时间,可财务主管并没有来。等了半个多小时,财务主管才一脸抑郁的进门,向维克托报告今天的订单量是零。可维克托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欣喜若狂,让主管通知所有人放假一天庆祝。主管一脸茫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于是再次向维克托确认,得到了肯定的答复。这时,维克托兴奋的扯下了墙上的国旗,向外跑去。

被他碰掉在地上的,是一封刚发来的加急电报:

“巴黎及周围城镇已被完全解放,现在此区域由盟军接管。我部正式通知你厂停止一切纳粹德军强制你厂生产的被服等订单,并等待盟军接收。  盟军法国第二装甲师”

财务主管欣慰地看了一眼地上的纳粹国旗和之前被国旗盖住的法国地图,欣慰地向窗外望去。

窗外,维克托正兴奋地奔跑着。背后的地上是积水和他瘦弱的影子,前方的路上是雨后洒满了大地的金黄色的阳光。


谨以此文献给在法西斯统治下艰难生存的民族资本家们

本文纯属虚构 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

本文遵循CC 4.0协议(署名——禁止演绎——非商业性使用)

版权归本博客所有

发表评论